夜空の煌き
ここは台湾人TSCSwaldのブログです。 主に自分の音楽と日記の記録です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私たちの行方は神のみぞ知る
美國聯準會傳出考慮提前結束量化寬鬆政策,
毫無意外地市場也對之作出回應。
這樣的戲碼似乎是不斷地在上演,
每當有人憂心泡沫被吹得太大時,
人們,或者說所謂的民意,
就覺得他是在跟大家口袋裡的錢過不去。
人們相信泡沫是必須被不斷地越吹越大,
而到了吹破的時候被認為該負責的還是執政者。
在我腦中看到的構圖是這樣的:
群眾拿著一把槍對著貨幣單位,
強迫貨幣單位拿起另一把只上一顆子彈的槍,
對著自己的腦袋玩俄羅斯輪盤。

其他國家的情況呢?
歐洲只要提出來就要暴動了看那希臘(笑)
而日本則是以敵對性的貨幣政策才得到久違的高支持。
民主政治真的是已經走到死胡同了。
至少在經濟議題上它完全是有害而無益。

在1806年的戰役,普魯士的指揮部簡直像是九頭的怪物:
普王以下有三大統帥,各自的幕僚長,還帶了個戰時內閣。
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意見,所以每天也就在辯論中度過。
對於現狀感到失望的沙恩霍斯特是這樣說的:
「關於我們應該要如何做,我是非常地清楚﹔
但我們將會做出什麼,那就真只有上天才知道了。」

這句話拿到現在似乎也是很能夠反應現狀的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新作CD
2011 Galgame Memorial

完全只是做自己想做的東西而產生的企劃 XD
詳細請參閱CD介紹網頁
今日NSO
今天的曲目實在都很...XD

老實說我真的比較熟而且聽得懂得就普契內拉.
今天普契內拉整體也都做得很好了.像這種小編制
就比較不會有NSO傳統Tutti不Tutti的問題? XD
但同時小編制也更重音色,今天Horn是比平常精確些,
可是音色很多時候都很乾又陰沉,有點不合這曲吧 XD

普契內拉應該算是那種欣賞起來感覺很歡樂很優美,
但仔細想想卻會覺得有些地方很鬼畜的東西.
今天一些總奏突然切換到獨奏的地方都滿理想,
至於第七曲那段低音暴走,果然在快速信號調連打
的地方不免開始一直拖...XD

後來的協奏曲有個地方很,就是裝飾奏完的地方,
竟然是用弦樂撥奏出來,真是完全沒有辦法想像啊 XD
これが我らがNSOのマーラー第八番!!
國慶音樂會安排馬勒第八號實在很有Sense.
而今天的演出也證明NSO是有在越來越好.

維持著NSO一貫的傳統,第一個音出來一定是不齊的 XD
但之後整體的控制都相當好,這麼大的編制還能有這種控制力,
看來呂紹嘉真的如我之前所說是NSO的正解 XD

今天除了小號以外,其實真的都做得很好了.
而小號我們也知道他已經竭盡全力了.
馬勒第八號有些東西實在太鬼畜...XD
在指揮登台前全團最後偷練的時候,
小號吹了段第一樂章發展部的鬼畜樂段,偷練時成功拉了上去.
但很可惜的是,實際演出的時候同樣一個地方就是拉不上去...XD
到了最後最後的那個371九度往上,
呂紹嘉的動作非常誇張地左手往上指,
但在聽了整晚小號的表現以後,
他還沒吹我就知道那個C7不論如何絕對拉不到 XDDD

其他一些比較值得一提的地方...
今天弦樂的音色意外得好?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.
第一樂章最後我不是很贊同呂紹嘉的處理,我覺得有點太拖了.
特別是最後一音拉得相當長.如果更乾脆一點的話應該會更好?
第二樂章前半很長的鋪陳,我本來想說一定會集中力逐漸下降,
而沒辦法維持第一樂章那樣高的組織力;
結果在合唱出來前果然逐漸有些散亂,但還是比預期得好了許多.
到了那個低音弦激動的4217時,那是我最喜歡的段落之一,
本來以為會感動落淚,結果還是忍住了.
當然後面很多段落又是一次一次熱淚盈框.像是兒童合唱,
最後的PP合唱,特別是最後之前的男高音那段...

結束以後我和我妹說,
回去我要趕快看,如果還有演第九號的話一定要去 XD
(跨年的第二號當然在那之前就已經排好了)
我妹說了,國慶排第八號,跨年排第二號的話,
第九號要排什麼時候比較適合?
我還在想的時候,她就說了:
那228好了 XDDDDDDDDDDD
Concertino Miniature
迷你小協奏曲

雖然我一向是浪漫派信徒,
但偶爾嘗試一下這種十八世紀風格也不錯嘛 XD
copyright © 2005 夜空の煌き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FC2ブログ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