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空の煌き
ここは台湾人TSCSwaldのブログです。 主に自分の音楽と日記の記録です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ただ歴史の勉強が足りないだけです
挪威的這次極右派恐怖攻擊,
看在很多人眼裡顯得很不可思議.
對我們這些沒有活在歐洲那樣的歷史與環境下的人,
這種反應是很自然的.
我們沒有經歷過他們經歷過的那些事情,
沒有讀過他們讀過的那些東西.
就如同西方人不能想像儒家思想這樣的東西,
而非得把它稱作宗教不可一樣.

但不管在我們的眼中多麼不可思議,
不代表這動機是荒唐無稽,完全偶發的.
把很多斷片般的事件串聯起來後,
就會發現這樣的動機產生是非常自然的.
當然我不是說對這個兇手有同情的餘地,
或是說採取這樣的手段能被理解.

我想說的是:雖然兇手是個狂人,
採行了這樣沒什麼人能夠同意的手段;
但與他抱有同樣動機與思想只是沒有付諸實行的人,
要遠比大家想像中的多.
這個事實如果沒有被認清的話...
それはテストではなくギャンブルであり
今年開始指考要廢除倒扣?
怎麼會有人作出這種送命的決定呢?

台灣的升學考試鑑別度還不夠低嗎?
竟然還要把維繫選擇題鑑別度的希望給剷滅.
再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考試而是賭博了嘛!
平等,不是建立在剝奪應得者的權益上好嗎?

什麼理由是為了七分上大學成為國際笑柄...
不要倒果為因好嗎?就是因為升學考試沒鑑別度,
加上大學太多,所以才會有人七分上大學好不好!
何況被外國人問為何七分就能上大學...會怎樣嗎?
各國制度不一樣不是本來就很正常?
"我平均一場能得二十分為什麼你一場還進不了一球?"
有人看過籃球選手會這樣去問足球選手嗎?
赤字
所以為什麼世界各國的政府都讓赤字不斷地累積
直到他們動彈不得?

唉 因為任何能夠縮減赤字的努力都足以讓他們失去政權啊
熱い…
溫度似乎是還沒有非常高
但是這幾天的溼度很讓人難敖...
悶啊啊啊啊

不過還是忍耐著沒開冷氣!!
私はそれを「市民の傲慢」と言う
今天出現一個消息是教育部裁示到明年六月前學雜費停漲.
跟最近一些沒有直接關聯的操作串聯一起看的話,
很明顯這都是一系列的選舉策略.
在過去我對這樣的選舉操作都是非常反感的,
但現在我只是對不這樣做就沒有希望選上的現實感到悲哀.

當我們試圖去理解現狀,
就知道這簡直已經可以稱作"執政者的不利條件":
市民們不再關心政府做了什麼正確的事,
而只是當面臨什麼病痛不滿就問為什麼政府沒有解決.
也就是說市民們的耐性是不斷降低,同時也更不願動腦思考.

而因為無病無痛的人生只在幻想與虛構中出現,
於是市民們的要求也就永無止盡,永遠無法滿足.
是什麼讓市民們變成這樣的呢?
我會說是每個市民們心中藏著的那一把必殺之劍:
"如果政府不能滿足我的話,那下次就投反對黨."

某方面來說這甚至比那種接近信仰的單一政黨傾向更糟.
因為盲目追隨一定是有一個不能讓步的信念.簡單的例子:
"我不能接受獨立(統一)所以不管怎樣都投KMT(DPP)."
這種偏差思想的發端是來自理想.但現在的市民們呢?
要求政府滿足所有願望的他們,行動原理的發端是來自幻想.
而市民們如果相信這種幻想應該要由政府來實現,
我會說這是一種極端傲慢的態度.

提出這樣的觀點並不是想合理化那些醜陋的選舉操作,
只是思考為什麼這種選舉操作不會消失而得到的結論:
因為如果不用這些投機取巧的手段的話,
執政黨在站上擂台前就已經先輸了.
所以我現在也發現很難去指責這樣不得不為的手段.

說到這我還滿想做一張像是蘋果日報繪用的那種對比圖表,
來表示"公主病"與"市民的傲慢"的相似處,
但寫到這邊已經懶了 XDDD

之前也說過很多我的觀點:
以台灣的稅率來說,政府被要求承擔的責任大到不成比例.
("我們的政府是那種強而有力,需要對很多很多事情負責的機關?
如果是的話,那我們的稅率呢?")<=一年半前對國賠的言論
事實上這根本就是"要馬兒跑得快卻又不給吃草"嘛.
copyright © 2005 夜空の煌き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FC2ブログ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